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页 > 品味人生 > >>

段亚芳|半蝇人——南豫见《<蝇王>新读》深入解读

漯河台 2018-08-23 16:45

半蝇人

——南豫见《<蝇王>新读》深入解读

 

作者:段亚芳

主编:南豫见

排版:木   夕

 

 

 

你是一只受致命感染的蜜蜂,正在变成一只令自己作呕的苍蝇……

 

《<蝇王>新读》是著名作家南豫见先生创作的寓言诗。该寓言诗讲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故事。作者居住在青山绿水的东郊天苑,自以为身处世外桃源。没想到在百花绽放的暖春时节,作者遇到了骇人的一幕:一群分不清是蜜蜂还是苍蝇的异形,悄然占领了此地。

 “蜜蜂”和“苍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物。蜜蜂生性勤劳,它们夜以继日地奔波,不辞劳苦地采蜜,默默无闻,无私奉献。有诗句为证,“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蜜蜂是勤劳奉献的人的象征,是人赞美的对象。

提到苍蝇,人们会有恶心的感觉,苍蝇不只是恶心,它还严重危害人们的健康。一只苍蝇的体表可沾有百万多个细菌,能传播包括霍乱等烈性传染病在内的几十种疾病。苍蝇被人用来比喻那些道德败坏、贪得无厌甚至嗜血成性的人,而小说《蝇王》正是以蝇王杰克的罪指出了人性恶的事实。

《蝇王》1954年问世,1983年荣膺诺贝尔文学奖,是英国现代作家威廉·戈尔丁创作的长篇小说,所讲的故事发生于未来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核战爆发,一群六岁至十二岁的儿童在撤退途中因飞机失事被困在一座荒岛上,由于人性中恶的膨发,互相残杀,产生了悲剧性的结果。

《蝇王》是一本重要的哲理小说,借孩子的天真来探讨人性 “恶”的严肃主题。而寓言诗《<蝇王 >新读》的作者南豫见先生正是以“蜂蝇难辨”的现象,深刻揭露当下社会道德失范的事实。

在当前,道德失范是不争的事实,它表现为家庭美德、职业道德、官德和社会公德等诸方面的陷溺与危机。这其中,最显而易见的是人的爱情观的危机——乱交、偷情、婉约丧尽的一夜情被称为现代化生活方式。爱情观的沦丧终归是道德的沦丧,是人类文明的倒退,而这个现实的社会,不止是少了纯粹的爱情,蜜蜂所具有的勤劳、自觉、敬业,团结、勇敢、忠诚、善良,纯朴等一切美德也都在渐渐失去,取而代之的是苍蝇的贪婪、疯狂、毫无忌惮……

个体善的沦丧更重要地是表现在官员的腐败上,即官德的丧失,时间的蠕变并没有产生解决官场腐败问题的途径,为官即富是不争的事实,打着民主的旗号,做独裁的事,也是屡见不鲜,部分地方基层政权的黑化,更是不争的事实。

而寓言诗《<蝇王>新读》,并不停留对人性堕落的指责上,它更大的意义是揭示当下社会更为严重的现实。黑猪头象征着利欲,在利欲面前,人们的心胸越来越狭隘了。“红眼”是一种感染性极强的传染病,寓言诗中的蝇王“红眼”代表了那些利欲熏心,心胸狭隘,嫉妒心极强,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强的人,而这类人通常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只有这样的人,够狠够毒够辣,能登上蝇王的宝座。

而红眼病本不可怕,可怕的是全社会的人都犯红眼病。寓言诗《<蝇王>新读》成了一道分水岭:《<蝇王>新读》之前的作品所揭示出的现实,腐败仅限于权力阶层,而当下社会,腐败已经从权利阶层蔓延到社会的各个阶层各个领域。在寓言诗中作者运用了象征手法,将这一抽象的哲理命题具体化,让读者通过引人入胜的故事和搅动人心的场面来领悟。

“白翅”代表了当今社会医疗系统的腐败和诟病。“灰翅”代表了教育系统的腐烂败坏。“老公蝇”暗示了以传承美德及人生智慧为职业的诸如高僧、和尚、尼姑等人甚至神父、牧师等神职人员普遍的道德滑落甚至败坏。“黄裙子”代表了演艺和传媒界的沦陷。伪装不成功暴露原形的被行刑者代表了因东窗事发而被蝇王团伙抛弃的腐败分子。

寓言诗《<蝇王>新读》新读的原因,是要让读者明白现实的严峻性。当腐败只是在权力阶层蔓延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称之为腐败;当腐败蔓延至社会各行业各领域各阶层甚至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各个人身上时,我们已不能仅称之为腐败。腐败的是人心,腐烂的是世道。

正如小说《蝇王》所讲,人性之“恶”被释放,其膨胀速度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最后人们发现,社会中,每个人最大的敌人都是自己,因为自己不知不觉中加入了“腐败”的行列。寓言诗《<蝇王>新读》新读的结果,是让读者发现了社会出现普遍的道德失范。这种“普遍性道德失范的生活环境”是一座更大的珊瑚岛。

寓言诗中让人类自愧不如的蜜蜂的态度和精神,其实正代表了社会不公正制度的存在,这不公,是社会权利分配的不公,是社会财富利益分配的不公。蓝铠是广大遭受不公正对待的社会成员中的一员。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付出了一切,却无巢可归,朝不虑夕,尤其是底层劳动者。蓝铠的存在让作者和读者不由得思考,公平与公正以及方法的重要性。

毕竟人类不是蜂,人类中的每个个体是同等重要的。当人处在恶劣的生态制度下,自我价值得不到体现时,如同那弃置的雄蜂群,人自然会退化、会迷茫、会产生无助的悲壮。作者以犀利之笔,揭示出对人性忽视的制度必定会产生不可收拾的后果。

“逐臭”是苍蝇本性。如果感觉到今年苍蝇满天飞,那不是意味着年景不好,而是意味着我们居住的环境需要打扫了。

如果我们不打扫卫生,清理环境,就是对狭隘、黑暗、不道德和罪恶的包容,这种包容在一开始或出于善意,但渐渐地我们发现自己开始缺乏良心。到后来我们会发现对罪恶的包容其实源于我们自身某种罪恶的自私。

当社会变成垃圾场时,真正的蜜蜂会死,不死也会被感染,杂交最后突变。在蜜蜂和苍蝇的世界,会出现半蜂半蝇的异物,在适合苍蝇的环境中进一步完成突变,变成真正的苍蝇。在苍蝇和人的世界,则会出现半蝇人,最终完成人到苍蝇的突变。

同时,无论是原作品《蝇王》还是寓言诗《<蝇王>新读》都属于赎救的主题。人类需要彻底认清自己恶的一面,人若不能认识的自己的本性,也就无法认清自己所面临的社会风险,更不能主动去控制自我本性中的“恶”。而作家们的任务是帮助人们了解和正视自己的本性,并在承认人性恶的同时,呼唤人性中善的回归。

寓言诗《<蝇王>新读》,是一则关于社会和人性的“道德寓言”,是众人的反思,是众人的反省,是众人的忏悔,是众人的寻找,有着重要的时代意义。

如果不打扫卫生,清理恶蝇污染的环境,勤劳奉献的蜜蜂会受到感染,逐渐变成苍蝇,而你也是其中的一只……曾经命运悲惨的蜜蜂,现在命运悲惨的苍蝇。

 

段亚芳:省作协会员、市作协首届高级培训班学员

责编:丁莉 编审:曹全岭 终审:张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