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页 > 书香漯河 > >>

"我的父亲母亲"征文第四辑 杨新伟散文:《父

2018-02-02 09:34

杨新伟 书香漯河
                                                                                 父亲的牵挂
       父亲曾经给我们讲过这样一个故事:那是上世纪70年代,他所在的工厂有一位工人,已经八十多岁,退休在家。有一次,大家看见这位老人,拄着拐杖,急匆匆地向火车站赶去。大家以为老人家有什么要紧事,就询问老人,以便帮助他。这位老人说:“我的孩子从南阳老家来看我,他没见过火车,今天一早就去车站看火车。现在都快中午了,还没回来,我想去看看,咋回事?”大家问:“你的孩子多大了?”老人说:“六十多了。”大家“轰”都笑了起来,六十多的人,还用看吗,这老头真搞笑。但这位老人,不理会大家的嘲笑,仍然拄着拐杖,向车站走去。
在我年幼时,每听到这个故事,总是哈哈大笑,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笑不出来了。这不就是一位父亲对孩子爱的表达吗,对于父亲来讲,孩子无论多大,在他心里,都是一个不懂事、需要关心的对象。因此,他们总是放心不下,这就是父亲对孩子的牵挂。我的父亲不也是这样吗,从小到大,父亲因为很多事,对我放心不下,曾经冒着风雪给我送衣服,曾经因为我要做手术辗转难眠,曾经为了落实高考信息深夜冒雨赶回家中。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对孩子充满疼爱,为了孩子甘愿付出,而又别无所求的父亲。
       还记得,93年秋季,当时我还在镇上上高中。本来秋高气爽、艳阳高照,正当我们沐浴在阳光中的时候,谁也没想到,气温突然降低,竟下起了鹅毛大雪。同学们都穿得很薄,因为从家来时,气温很高,谁也没想到气温变化的这么快,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让我想不到的是,上午第一节下课后,有人喊我,说父亲给我送衣服来了,在寝室等我。同学们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我慌忙赶到到寝室,父亲正在等我,身上落满雪花,鞋上满是泥泞。他一边让我换衣服,一边对对我说,早晨吃过饭,他就拿着衣服从家赶来了。路上的雪很厚,一踩一个坑,不要说骑车了,就是走路也很困难。以前四、五十分钟的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我换好衣服,父亲简单问了一下我的学习情况,就又冒着大雪,回家去了。试想一下,如果不是父亲怕我受冻,放心不下,执意要给我送衣服,他怎么会有气力一步一步捱完这难走的路程。
        还记得,94年春季,当时我经常感觉头疼,经医生检查,是鼻炎,需要做手术。当时听人说,动手术的时候,需要从面部开个口子(事实上不是这样)。父亲那时开了家修理铺,每天的活很多,实在抽不开身陪我去。我和母亲去了医院,听母亲说,在我们去的头天晚上,父亲整夜没有睡觉,他怎么也放心不下。他说,脸是门面,万一留下个伤疤,该咋办?这不是毁了孩子一辈子,因此他辗转难眠。他叮嘱母亲说,一定要问问医生,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是不是一定要做手术,能不做就不做,太危险。如果非要在脸上做,一定要找一位经验丰富,医术精湛的老医生来做,尽可能地减少创伤。母亲说,她与父亲生活很多年,经历了很多事,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因为什么事如此焦虑过,没有见过父亲因为一件事彻夜难眠。
       还记得,96年夏季,当年我参加了高考,到了高考录取的时候,父亲总是念叨通知下来了没有。当时河南电台有个节目,中午和晚上公布当日的高考录取名单。父亲整天在修理铺,为了及时获得录取信息,他把家里一部坏了多年的小收音机修理好,放在床头,无论白天、黑夜,一有空闲就听。小收音机的信号不好,听得不是太清楚。一个电闪雷鸣的晚上,外面下着大雨,家里的狗突然大叫不止。原来父亲从三里多外的修理铺赶回来了。他一进屋,来不及擦脸上的雨水,就急切地问,从收音机里听到我的名字没有,他好像听到了。我和母亲都没有听到,只好回答说没有。我们当时都有些沮丧,但父亲缓过神来,安慰自己,也是安慰我们说:“注意听着,估计这两天就有结果了。”说完,他骑着车子,冒着大雨,赶回修理铺。那晚的雨,下得很大,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谁也不会出门。父亲对我的升学,前途,无比关心,为了求证信息,冒着大雨,踩着泥泞,摸黑从外面赶回。
       以上只是父亲牵挂我的点滴,还有很多的事没有写出来。对于父亲,孩子的冷暖、安危、前途都是他的牵挂,都是他割舍不下的事。即使有再大的困难也阻挡不了他前进的脚步,即使有再多的坎坷也消磨不了他坚定的意志。我知道,在父亲的心中,我无论长多大,我无论走多远,都永远是他的牵挂。
    
                                                                                                                                                              作者简介:杨新伟,漯河四高教师,爱好写作。

责编:admin 编审:曹全岭 终审:张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