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页 > 书香漯河 > >>

【名家小说】孟焕军:《无法证明的清白》

漯河台 2018-10-08 09:57
无法证明的清白
孟焕军

       连小荷做梦也想不到她深爱的丈夫会死于一场蹊跷的交通事故,而且是他自己飙车意外身亡。他曾是那样地憧憬和她一起慢慢变老,向往和她一起迎接儿孙满堂的日子。人死了,希冀和愿望就成了永远的未完成时,一切都化为乌有。
       处理完丈夫的后事,小荷经过了最难承受的悲伤时期,客观现实摆在面前,她明白过去的已经过去,以后的日子再也没有青建功的陪伴,再大的风雨都只能自己去面对。为了父母、公婆和孩子她都必须节哀顺便,坚强起来,把自己当成家里的顶梁柱,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青建功和连小荷是大学同窗。一个是团支书,一个是学习委员。填报毕业分配志愿时不约而同地填报了为家乡建设做贡献的意愿。因为两人是同乡,又碰巧被分在同一家工厂,当时的H市制药厂。他们报到时碰到一起,感慨万端,从工厂出来,默默地共同走了一段路,都把对方仔细打量一番,打量出了彼此在学校时没有发现的长处,上班时,他们理所当然地成了最亲近的人。
       草儿黄了又绿,花儿谢了又开,河水落了又涨。大自然诉说着年轮的变化往复,青建功和小荷这对年轻人水到渠成地成了恋人。他们恋爱着,生活中充满了甜蜜的希望,不知不觉间就在制药厂工作两年了。他们在亲友们的祝福声中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嘟嘟带着嘹亮的啼哭降生。这个小生命为他们带来了无限的乐趣和无比的幸福。初为人父人母的青建功和连小荷,感觉倾尽所有也不能表达对儿子的喜爱之情。小生命初生的前几天,青建功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他们母子身边。整整五个夜晚,他紧紧地盯着儿子看。婴儿的每一根毛发,每一个毫毛孔都被他仔仔细细地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请了四天陪产假很快就结束了,守在医院的最后一个晚上,轻轻地抚摸着婴儿粉嫩的小手指说,上天安排我们做父子,我们身上流着同一种血脉,我爱你没商量,父爱如山,从此,我的一切努力除了实现我的梦想,还要承载你的梦想,我要尽最大努力把你养育成一个高素质的人,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是咱老青家的使命。
       连小荷在旁边听着丈夫对襁褓中的儿子说出这么严肃的话,差一点笑出声来。但是两年的共同生活,她知道丈夫认真说出来的话像板上的钉子一样结实。她笑着问,他懂吗?他认真地说不懂也说,这是我的誓言。
      第二天早上,青建功去上班了。一连几天他都没有去产房看他们母子,直到出院那天才露面。连小荷知道他一旦投入工作便会全神贯注全力以赴。她既不埋怨也不问他为什么这些天不露面。他一走到床边,她便伸出手去。他两只手摩挲着她的手说,我出了趟差,本来想两天就够了,结果在那耽搁了两天,你还好吗,咱们的小宝宝长大了吧。说着就去看小荷身边的孩子。他看孩子,小荷看他。场面温馨动人。同一产房的人无不投去羡慕的眼光。
       连小荷和他都把工作看得很重。对于他们,工作不仅仅是养家糊口,更是他们实现梦想燃烧激情的事业。小荷在厂行政科工作,对工作细心又大胆,为人处事温和严谨。同事们都很看好她的前途。青建功在销售科工作,他的销售成绩不是最高,但是在年轻人中是最好的。青建功和连小荷都出生百姓之家,没有大树可靠、门路可走,他们只有脚踏实地工作,老老实实做人。对于鲤鱼跳龙门那样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们想都不敢多想。
      在甜蜜的新婚初夜,青建功向小荷发誓,我们既为夫妻,我保证永不负你,尽心尽力承担家庭和丈夫的责任,在外顶天立地,有所作为,回家温情敦厚,体贴入微。具体来说,如果不出意外,五年内当上销售科长应该不是问题,即使出现意外,当不上销售科长也要做出最好的销售成绩,让咱家早点过上人人羡慕的小康生活,成为富裕之家,恩爱之家。他说这番话时表情严肃,语气铿锵,没有半点儿戏。在那样的温馨时刻以那样严肃的语气庄重的表情说出那样一番郑重其事的话,着实让小荷吃了一惊。她不由得也严肃起来,认真地说,我也永不负你,永远爱你,和你永远相守相爱。
       婚后的生活正如他们在新婚之夜表白的那样,相守相爱,令人羡慕。没有等到五年,青建功就成了销售科长。他是厂里最年轻的科长。他当科长后,厂里销售收入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工作成绩摆在那儿,当了科长,精气神儿都轩昂起来,任谁看着,都有一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之气。他们婚后的第五年头上,连小荷被提拔为行政科副科长。年年总结表彰大会都少不了他们夫妻双双披红戴花。夫妻俩脚踏实地干出来,得到多少实惠和荣耀都只能令人称羡,没有人嫉恨。
      又过五年,赶上企业改制,洪鑫制药厂改成了洪鑫制药集团。青建功和小荷双双成为直接受益者。青建功提拔当了副总,小荷提拔当了科长。人生的大舞台向来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有人哭来有人笑。青建功在副总任上第二年,刚刚找到当副总的感觉,品咂出当副总的滋味时,老总因心肌梗塞突然离世。董事长这袭耀目的华袍,让上上下下不少人为之动容和费尽心机。最终反而落在了对此没有想法的青建功头上。说青建功没有想法是因为有过想法,权衡之后感觉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才变得没有想法。他没有了想法,或者说是放弃了想法之后便成了事不关已超然局外的人。然而事情的变化就是这么微妙,费尽心机钻营未必能得到,超然局外未必得不到。或许是钻营的人太多,决策人事任免的领导不好平衡,或许是青建功确实太优秀,他升任洪鑫制药集团董事长成为最终结果。
       出人预料的好事落在自己头上,他除了感激领导的知遇之恩,还感慨好人不会吃亏,只要有才华就不会被埋没。青建功是农家子弟,当初考上大学已经在家乡光宗耀祖,后来又当上国有企业的副总,按理说已经足以满足他的虚荣心和荣誉感,可他是一个有胸怀有抱负的人,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这次被意外重用,也许这其中的意外只是他自己觉得意外,对于上级领导来说并不是意外,而是知人善用。不管怎么说,他已经成了洪鑫制药集团的领头羊,他没有理由懈怠责任和事业,只有鼓足勇气向前冲。以前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他感激命运的恩赐,决心在自己的岗位上干出一番大业,让企业在他的手上发展壮大起来。
       成为董事长的青建功,以自己的企业理念经营洪鑫集团。他管质量,促生产,抓销售。他给质量管理部门最大的权力,给生产车间制定出切实可行的生产任务,给销售人员优厚的待遇。保质保量的产品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又大批大批地卖出去。企业效益一年一个台阶,一年一个突破。上级主管部门每年对企业考核后总会感慨当初的慧眼识英才,集团职工拿到可观的年终奖时眼里放出满足的光芒,感念青董事长带来的福气。普通劳动者的愿望以实惠为根本,收入多少是评价自己所在单位好坏和领导有没有能力的价值尺度。手里有钱,心里不慌,钱能解决温饱,钱也能让人的精神丰盈和提升起来。职工拿到前所未有的收入,他们认为那是青董事长的本事,他们觉得他这个企业的掌舵人就是他们的福星,有他企业就有好前景,他们的日子就能红红火火。他们把自己的命运同企业的发展捆绑在一起,自觉地与企业同呼吸共命运。青建功知道自己的上级对他有多么器重,也明白手下职工对他有多少期待,也非常清楚洪鑫集团几乎承载着他全部的人生梦想。他时时提醒自己不能骄躁,要稳稳地把企业做大做强。
      就在青建功任董事长的第三年,洪鑫集团与丹麦合作上马一个新的生产线。这条生产线需要占地一千多亩。经过重重审批,终于征下位于市区东郊一片阔大的土地。干净的土地上将要矗立起一片现代化的厂区,建筑商、建材商、甚至电料、电器商都像鱼虾嗅到了鱼饵的腥味,纷纷扑甩着尾巴向青建功拥来。一个建筑商不仅在青建功面前扑甩,还把尾巴扑甩到小荷那里。那天小荷在幼儿园接嘟嘟出来,一个漂亮的女人突然走上前去,亲切地叫着嘟嘟,伸手递上了包装很高级的糖果。小荷疑惑地阻止她的糖果。不待她问,漂亮女人自报家门说她在某建筑公司工作,她和老总刚从青总那里出来,希望和她成为朋友。
      青建功当副总时和小荷就有约定,他们各自干好工作,在工作上互不牵扯,各干各的事业。说白了,就是让小荷处处小心行事,别让人说她仗了老公的势力,更不能让人通过她找他办事。他当上董事长后,对小荷提出更多要求。老公当了董事长,位居数万人之上,经营拥有数十亿资产的国有企业,小荷当然深感荣幸。她是个深明大义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明白丈夫被意外重用后的心思,没有人比她更明白他建功立业的豪情有多高,没有人比她更明白他豪情之上的压力有多大。他不提这些要求,她也会像个隐形人一样退隐在他的身后,决不会给他的工作添乱子找麻烦。
      她不是贪慕虚荣的人,对物质生活也没有过多奢求。她和他结婚后,从来没有感觉手头有多紧缺过。孩子刚出生的头两年,手里的钱不是太宽余,她自己省着点也就过来了。青建功当了科长以后,每年的提成就上万,她就更没觉得钱是什么问题了。青建功当副总时,总有人想通过她托他办事,会送她些礼品券什么的,她一概婉言拒绝。慢慢地,集团内部都知道找青建功办事,枕头风没用,千万别到他老婆那里行方便。
       对于突然袭来的讨好者,小荷自然是委婉而客气地打发了她。她把这事告诉了青建功,还连带埋怨的语气说,也不是说有那么多